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研成果 > 详细内容

【研究报告】明晰村庄类型与创建目标,有序推进乡村振兴

拉斯维加斯 www.shaunohagan.com 编者按

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河南代表团审议时,进一步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总方针、总要求和制度保障,强调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新时代“三农”工作总抓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怎样走好实现乡村振兴的路径?顺应村庄发展规律和演变趋势,根据不同村庄的发展现状、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等,按照集聚提升、融入城镇、特色保护、搬迁撤并的思路,分类推进乡村振兴,不搞一刀切——这才是重中之重。

2018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明确指明,中国不同地域农村的差异非常大,不能“一刀切”地制定农业农村发展规划指标和目标。广东一些地方已经出台实施了关于分类推进乡村振兴的具体举措,接下来应按照国家规划的分类要求,进一步明确类型识别指标,并制定相应类型的创建目标体系。本课题旨在围绕这一要求,进行初步的探索。

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的村庄分类问题

在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出台之前,广东已经在编制实施1+1+N政策规划体系,出台了一系列重要文件,提出针对不同乡村类型发展的目标要求。例如提出区分城郊型、生态型、纯农业型、历史文化名村等不同类型编制村庄规划;提出珠三角要把乡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产业发展、社会治理与城市全面融合,率先建设现代化农村,粤东粤西粤北要推动城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公共服务普惠共享、资源要素平等交换、生产销售充分对接,通过城市经济带动提升乡村发展动能;提出引导村庄梯次创建“干净整洁村”、“美丽宜居村”、“特色精品村”。这些分散在各类文件中的村庄分类创建要求,客观上提出了一个以村庄类型差异为基础的乡村振兴创建目标要求。

从调研情况看,虽然在推动美丽乡村建设上各地能够很好把握政策要求,但如何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推进乡村全面振兴,仍然存在具体战略抓手不明的问题。在乡村空心化态势下,不少地方难以很好把握乡村全面振兴到底如何推进。有的地方把乡村振兴作为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的延续,主要在宜居环境上下功夫。有的地方看作是精准扶贫的升级版,增加投入打造扶贫样板。中央的总部署把产业兴旺作为乡村振兴的核心抓手,但资源禀赋的差异导致真正能实现产业兴旺的只是部分村庄。解决上述问题,需要我们对广东村庄的发展态势进行研判和分类,根据不同类型,确定不同的振兴策略和目标。目前广东各地村庄的主要抓手是梯次创建“干净整洁村”、“美丽宜居村”、“特色精品村”,形成了可操作的创建标准和考评系统。但是,这一以生态宜居为核心的创建标准适用于所有村庄,是一个纵向的梯次创建体系,缺乏横向的不同类型村庄的不同创建标准和目标体系,无法针对不同乡村的不同禀赋条件和发展基础,找准自身的发展矛盾,制定更有针对性的目标要求。

村庄类型识别指标设计

本课题从有利于明确工作对象和工作推进的角度,在采纳现有分类框架的基础上,对既有村庄类型的识别指标作了细化和改进。特别是对集聚提升类村庄,把它作为实现乡村集约发展的载体,重新设计了一套识别集聚提升类村庄的指标体系。这样,集聚提升类就不是泛指多数村庄,而是某种更具发展潜力的村庄;城郊融合类村庄,则按照国家现有的内容界定转化为操作化指标,重点在于把城郊融合类村庄作为城乡融合发展的载体;特色保护村庄,也是依据国家的内容界定,从历史文化特色、资源禀赋方面进行操作化转化;搬迁撤并类村庄,按照国家的界定转化为识别性的操作化指标。具体见表1

1村庄类型与识别指标

 

集聚提升类指标,用于识别可进一步集聚提升的村庄。课题组从人口、扩容承载能力和产业发展潜力这三个方面进行了细化操作,其中人口主要考虑规模和迁入迁出态势这两个因素。选择这两个指标的理由是,具有集聚提升潜力的村庄首先要有市场的内在驱动力,这可以从人口规模和发展态势来衡量。扩容承载能力指标用于衡量当地可开发面积,课题组选取了地质条件、土地总面积和适宜建设比例情况三个指标。其中地质条件是指地形地貌适宜居住或产业开发;适宜建设比例情况是指基本农田保护、水源地保护以及建设红线划定的土地占土地面积的比例。产业发展潜力与水平用于测量当地产业发展及产业连片带动能力。课题组选取了集体经济收入、产业结构两个指标。其中,集体经济收入用于衡量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基础和产业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衡量的是村庄的未来发展潜力,只有二三产业达到一定的比例,未来才有较大发展潜力。

城郊融合、特色保护、搬迁撤并类村庄的识别指标,则主要根据国家规划的界定转化而来。

类型区分与创建实施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对集聚提升类村庄提出原则性的创建目标要求,即科学确定村庄发展方向,在原有规模基础上有序推进改造提升,激活产业、优化环境、提振人气、增添活力,保护保留乡村风貌,建设宜居宜业的美丽村庄;鼓励发挥自身比较优势,强化主导产业支撑,支持农业、工贸、休闲服务等专业化村庄发展;加强海岛村庄、国有农场及林场规划建设,改善生产生活条件。

城郊融合类村庄要综合考虑工业化、城镇化和村庄自身发展需要,加快城乡产业融合发展、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公共服务共建共享,在形态上保留乡村风貌,在治理上体现城市水平,逐步强化服务城市发展、承接城市功能外溢、满足城市消费需求能力,为城乡融合发展提供实践经验。

特色保护类村庄要统筹保护、利用与发展的关系,努力保持村庄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切实保护村庄的传统选址、格局、风貌以及自然和田园景观等整体空间形态与环境,全面保护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传统民居等传统建筑。尊重原住居民生活形态和传统习惯,加快改善村庄基础设施和公共环境,合理利用村庄特色资源,发展乡村旅游和特色产业,形成特色资源保护与村庄发展的良性互促机制。

根据国家规划的上述目标要求,除搬迁撤并类村庄外,制定其余三类村庄创建的目标体系。根据这些创建目标要求,结合广东既有的干净整洁、美丽宜居、特色精品三类村庄梯次创建思路,课题组提出了村庄创建的共性目标体系和特性目标体系。共性创建目标是三类村庄都应该达到的目标和任务,指标的选取主要参照广东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域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的实施意见》中“干净整洁村”、“美丽宜居村”、“特色精品村”的创建指标。主要考虑分类创建工作要和现有的生态宜居美丽乡村建设工作有机衔接,而非另起炉灶;特性指标则突出了针对每种类型的主要发展矛盾制定更有针对性的要求。例如集聚发展突出集约发展和规模效应;城乡融合类突出城乡一体化发展水平;特色保护类突出特色开发。

2村庄创建的共性目标体系

 

3村庄分类创建的特性目标体系

 

本文根据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精神文明研究所课题组的研究报告《明晰村庄类型与创建目标,有序推进乡村振兴》整理